关注我们

揭秘:那些风靡互联网的“羊毛党”是怎么赚钱的?

zhuankezhuanke 网赚知识 2020-02-01 10:47:41
后台-系统设置-扩展变量-手机广告位-内容正文顶部

说到羊毛党,在人们的印象里还是在每天在淘宝京东找优惠券,没事就往家中成箱囤积牙膏的因特网小贩。其实不然,国内的羊毛党已经形成了盈利丰厚、组织严密、组织化程度颇高的灰产的组织。上到BAT,下到不知名网络的公司,只要举行市场活动,都有可能面临羊毛党的巨大威胁。

甚至,羊毛党有能力对投入十亿级别、上市公司这样的庞然大物发动攻击,战而胜之。这就有点超出大家的想象。

僵尸军团撸垮上市公司:某公司半年亏10亿

2016年8月份,有个爆炸性的死讯在各种网赚群、羊毛群里传播:某上市公司旗下的子公司全资要力推转播该软件,只要你注册了这个直播,每天转播10分钟,第一天30元,第二天30元,第三天还是30元,之后每天还有10元,而且第二天即可提现。

(网上铺天盖地的经验交流贴)

如果看你现场直播的人多,还有排位奖!有人用单个账号主播,其余小号去刷礼物,一天收益数万元。

过程不讲了,直接说结果:2016年底,根据统计的机构的数字,该直播软件的活跃用户仅有112万,与其投入的16亿经费十分不成比例(净亏损约10亿元,该该公司被ST),仅仅主播分成就达到了近14亿,其中不告诉有多少被僵尸军团撸走了。与之相对应的是:某某该软件刷位列、刷礼物、身份认证套装等等黑料,在暗网中猖獗一时,黑产届多了许多日入数万的百万富翁。想来,这个公司的决策层只看见了转播该软件的火爆,见到物质刺激可以吸引流量,没深入研究黑产背后的东西。

智能手机黑卡:因特网黑产的“天然气”

如果说石油是现代制造业的血浆,那智能手机黑卡就是互联网黑产的“天然气”。随着国家对手机号实名制的大力推行,不少网络的公司以手机号注册的账号为身份认证体系的基石,找回密码、身份认证、修改密码、大额缴纳等等,均必须手机号的参加。

一旦手机号这个“基石”出了问题,无论你的风控体系如何完善,都会出现意想不到的后果。更何况,不少互联网金融该公司、电商公司的高层管理者只有传统国际金融风控背景(bèi jǐng),对网络账号业务的安全风险(fēng xiǎn)估计不足,造成了其开展新业务、活动运营、新用户注册等的时候,陷入了西西弗斯的困境:

新用户的获取愈来愈贵,一个有效地国际金融用户的获取成本高达数百元、上千元,这钱花着真心疼;如果想把这个成本直接提供给新用户,做注册刺激,哪怕50元的物质刺激都能引起用户的浓厚兴趣,那我直接想办法做活动,把这50元给用户行不行?

答案是,不行。因为信息获取成本的差异,这50元中的99.99%落入了黑产率领的僵尸军团手中。

5元新活动,撸垮充值APP

某该游戏充值类APP,刚拿到了一笔融资,想投几百万做活动,让活跃用户上去,同时让投资人高兴下。执行官还是该游戏背景,对因特网黑产有所察觉到,和风险控制团队仔细核算几天后,拿出了活动方案:凡是新用户注册,可以获得标称价值68元的大礼包,但实际上可兑换的硬通货,是可以满30减5元充话费,或者满30元减5元买Q币。事先,他们对黑产价格、成本进行了大致的估量:每个用户只给5元好处,而且能够手机号、证件(人脸识别)、智能手机imei合一,这样的风控,即使有漏洞,漏洞也可能会不大吧?

事实上,这个活动做了不到1周就无疾而终。在各个网赚论坛上,留下的是:某某充值怎么无法用券了啊?根据该APP事前发布的新闻稿、投入的配套电视广告资源等估计,此次伤亡应该在300万以上。

那么,单个新用户5元,就值得羊毛党去撸吗?

撸羊毛的成本计算:每单赚8元 日入10万不是梦

那个充值APP的风控团队也许不明白,今天的黑产军团已经不是过去那种:某某大佬养了10万张卡,每张卡成本五六十元,每单至少要赚十几元才有得赚。

在网络上,有个叫“接码平台”的东东。在这个平台上,你只要提出需求,比如注册饿了么账户,就有卡商满足你。通常情况下,一条外卖帐户的验证短信,仅必须0.1-0.2元。

假设羊毛党小Q发现饿了么要举行新用户满20减16的活动,那他从接码平台买短信验证码,从Q群买银行卡绑定信息,综合成本大约在1-2元,而红包的价格在8-9元之间。

小Q的盈利每单在8元左右。

如果小Q从接码平台买1万个号,再花100-200元买个自动注册机(专门定制的注册机在500-1000元),一天之内,他就可以从饿了么获取8万元的盈利。

以这样的组织能力,有哪个普通用户能抢得过羊毛党?对于饿了么这样的的公司,在活动主办的后期对这种举动是毫无察觉到的,新用户注册踊跃,优惠券一抢而空,订单数减少,大家都在举杯相庆。但只要活动一停,新注册的用户们就变为了僵尸,再也不会下单。

智能手机黑卡深度深入研究:物联网卡不仅用作共享单车,更成为黑产新宠

黑奇士专访了业内顶尖的黑产研究专家,据威胁猎人CEO毕裕表示,目前在其手机黑号的数据库中,约有1亿条左右的数据,其中80-90%是物联网卡。通俗地说,就是被广泛应用在共享单车上的手机卡。

(图片来自威胁猎人,群控系统(xì tǒng))

这种卡月租极低,有的是零月租。可以以该公司的名义批量购买和注册,从而绕过了严格的手机卡实名。手机黑卡的数目还在迅速增长,目前威胁猎人的黑号数据库,每天要新增70万条数据。

除了大量的物联网卡以外,还有少部分的实名卡和海外卡,这部分黑卡占到所有黑卡的大约10%。例如,有些虚拟运营商对身分证实名制执行不严,可以在后台批量实名制。

再比如,来自缅甸、越南等国家的手机卡愈来愈多。从2016年年初开始,大量来自老挝、越南、菲律宾等东南亚地区国家的手机卡开始进入国内智能手机黑卡产业。这些卡支持GSM互联网,进入国内后可以直接使用,无需实名认证。同时,这些手机卡基本是0月租,收短信免费,成本低,非常适合手机黑卡产业使用,且使用比率愈来愈高。

受害最重的三大行业:互联网金融、电商、社交和O2O

威胁猎人执行官毕裕表示,通过对手机黑卡产业的反击数据挖掘,受攻击最少的前4大行业依次为互联网金融、电商、社交、O2O,占所有反击的64.7%。

互联网金融行业可以说是受智能手机黑卡产业影响最严重的,各互联网金融平台为了吸引客户到自己的平台,竞相砸入重金做各种新用户注册活动。羊毛党利用手机黑卡到各互联网金融平台大量的注册新用户,平台的活动资金大量的落入羊毛党的口袋中,活动的效果大打折扣,有的平台直接就被薅羊毛薅到破产。

电商行业的攻击者主要通过各大电商平台注册账号,利用这些帐号(zhàng hào)进行帮商家刷单、刷信誉等作弊行为,对电商的评价体系造成了冲击,损害电商平台、正常经营的店家、买家的利益。被反击的电商平台有:淘宝、京东、1号店、蘑菇街、唯品会等。攻击者在社交平台大量注册小号,用这些小号从事发广告、刷粉、刷阅读量、充当互联网水军、传播色情内容、进行因特网诈骗等等。被反击最多的社交平台包括:微信、QQ、新浪微博、映客、快手等等。

近几年,O2O行业在国内的发展迅猛,各平台为了争夺用户下了血本,从2010年团购网站间的千团大战,到2014年滴滴和快的之间的24亿天价补贴大战,再到最近共享单车各个领域的红包单车大战,战况之激烈举世罕见。广大用户在这些大战中显然获取到了实惠,但赢得收入更多的还是手中掌握着巨量手机黑卡资源的羊毛党们。像大众点评这样有店家入驻的O2O平台则跟电商平台一样遭受着来自养号者的攻击,评价体系被影响。

总之一句话,只要黑卡不存在,羊毛党可能会消失!

最终我想说的是,赚钱靠思维,思维的开拓靠学习,每天学习一点点,时间久了你也会成为大咖,那么天朝学子博客会员资料群一直也会上传更多、更详细的网赚项目以及详尽教程(jiào chéng),帮助大家开拓思维,有兴趣的学子尽早加入、尽早自学、尽早赚钱,进群规则请点击《2017年做网赚,想赚钱?这个群,值得你加入》了解!当然如果你想系统自学一些网赚技能,快速度过小白期,与大咖肩并肩,还是建议加入VIP,我坚信你一定会后悔,VIP权限请点击《天朝的学子们》了解!

本文素材来自微信公众号 司马说科技,经天朝学子收集整理编辑后,与大家一同分享。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您有著作权权益方面问题,请与我们联系,核实后即刻进行调整,谢谢!

后台-系统设置-扩展变量-手机广告位-内容正文底部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xx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xx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
喜欢发布评论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